我对哈利波特十八年后的生活,一点也不感兴趣。因此,我特爱看死圣后的德哈同人,这两个人一搞起来,解锁了各自性格的深层面,在我看来,是best versions of themselves。否则哈利和德拉科,两个立意鲜明的典型角色,各自的战后生活,一眼就能望到底。这就像我对张无忌给谁画眉毛,一点也不感兴趣一样。把张无忌和哈利扔到平凡生活里,就会各自淹没。一旦生活不再挑战他们的底线和存亡,他们的欲望将变得单薄,复杂性也随之流失。在这一点上,罗恩就是反例,我觉得他是日常拥有许多复杂的小欲望的人,因此他可爱,特有生活气息。只有在欲望复杂的角色身上,我们才体会到生活激情。

张无忌和哈利,对生活的欲望就是,想活得好好的,想爱与被爱。这其实是很多人对生活的要求。之所以说这两个人的欲望单薄,是因为他们对他们所欲求的生活,是没有具体愿景的。哈利童年寄人篱下,踏入魔法世界之后,年年性命交关;张无忌一个孤儿,为求医辗转流离,也是常常命悬一线。他们所欲求的,不过是他们生活中的缺失、不幸的反义。他们各自是在连绵不绝的危机中成长的,生活态度几乎等于危机应对,其实从没能好好想过,自己真的不做救世主那天,想要怎么生活。

所以他们大敌当前,不会大脑空白,也不会有太多计算、优柔,就是迎难而上,见招拆招。张无忌上少林营救谢逊,哈利闯魔法部救小天狼星,这俩人的思路多像啊。多想也想不出妙计,所以也没怎么多想,“明知是刀山油锅,也要跳将进去”。若无赵敏揣度圆真诡计,那张无忌这个老实人,就要擂台一场场赢下去,纵使察觉中计,也得去破那个金刚伏魔圈,虽九死其尤未悔。而哈利去闯魔法部,纵有赫敏反复警醒,明知有诈——难道他能不去吗?也就把自己的生死一掷,迎头而上了。

他们是真正大势所迫、黄袍加身的统帅。际遇造就的战斗力与凛然大义产生的化学效果,就是少年JUMP无往不胜的荷尔蒙。战场让他们的仁义、正直与爱发光——也只有战场让他们如此耀眼。战争从他们的生活中撤退之后,这些仁义啊正直啊,并不会让哈利去维护家养小精灵权益,也不会让张无忌兼济苍生;残存下来的正义只会将他们的生活引向清晰、正确、最庸俗的幸福定义。

唉,所以我爱看德哈啊。


评论
热度(6)

殷其雷

©殷其雷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