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骸纲] 一次别离

    他夜晚漫步在犯罪者聚集的街区犹如在白日散步。受到幻术暗示的人都不会过多注意他,潜意识里将他归为自己人。他就是一副小商贩的面孔,四十岁左右,佝偻着背,与人照面时露出小市民讨好式的警惕。

    他住在城市西南部的廉价租房,白天贩售电话卡、矿泉水,夜晚去酒吧、赌博。再过五天,他面目全非的尸体将被抛弃在城北垃圾桶内,那一晚比安切提家族为从西西里来的高层人物开宴会。即使等到篡改尸体的幻觉消失,比安切提家族也不会寻找失踪人口,因为他们确实一个人也没有少。该家族下一次交接货物将会遭到警方围剿,不久他们安插在警察中的线...

[骸纲]不合格兵器编年史

    弗兰十三岁的时候,师父给他出了一道不可完成的命题:建造一个脱离幻术师本人也可以存在的幻觉场域。

    弗兰一听就知道,师父不想要他了。不但不要他,而且要他死。


    师父还说:“做到的那一天你就出师了。”


    师父训练他的方式,就像从路边捡了个婴儿,随便抛到水塘里,一边观赏着婴儿挣扎溺亡,一边对尚未学语的婴儿作出议论。婴儿快要沉底,就捞上来,擦干净,摇一摇,再往水里丢一次。...


我对哈利波特十八年后的生活,一点也不感兴趣。因此,我特爱看死圣后的德哈同人,这两个人一搞起来,解锁了各自性格的深层面,在我看来,是best versions of themselves。否则哈利和德拉科,两个立意鲜明的典型角色,各自的战后生活,一眼就能望到底。这就像我对张无忌给谁画眉毛,一点也不感兴趣一样。把张无忌和哈利扔到平凡生活里,就会各自淹没。一旦生活不再挑战他们的底线和存亡,他们的欲望将变得单薄,复杂性也随之流失。在这一点上,罗恩就是反例,我觉得他是日常拥有许多复杂的小欲望的人,因此他可爱,特有生活气息。只有在欲望复杂的角色身上,我们才体会到生活激情。

张无忌和哈利,对生活的欲望就是...

同人界的自耕应是劳动需求的实现,劳动是Fan的本质,正因此,自己产的粮永远喂不饱自己,寓于成果的幸福都转瞬即逝,停滞于YY只会落入空虚。啊,去他妈的,真理总被我这样轻易忽视。莫为你所产而产出,更莫不事生产;在劳动中,同人的感情获得真正的解放。

殷其雷

©殷其雷
Powered by LOFTER